袁善祥-互联网金融 中国梦的推动者
作者:系统管理员    发布于:2014-11-09 15:01:45    文字:【】【】【
 感谢黄总的邀请,来给大家做这个演讲。

  我们到底是做什么的?这个问题是我们在调研或者走访的时候,大家经常探讨的一个问题?


  我们在做借贷双方的交易撮合?我们是线下放贷的互联网企业?我们是中小企业的金融服务中介?这些解释都对,但也不全对,因为我接触了很多企业家,包括深圳的老板,我们聊天的时候大家都有共识,大家都不太自信,为什么?因为大家觉得我们自己做的行业不是多么高尚的行业。今天我想发表一个与此相反的观点,我们这个行业是做什么的呢?我们是中国梦的推动者和中国命运的改造者。为什么这样说?我有几个论据看能不能支持。

  第一,我们现在做的互联网金融或P2P是扶持实体经济,止住中国经济下滑态势,实现中国经济弯道超车美国经济,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非常好的绝佳机会,这是从经济的角度去看。中国的经济在世界经济或国际经济格局当中面临什么样的状态,互联网金融恰恰提供了中小企业这样一个机会。

  第二,克强总理一直在讲“释放改革的红利”,我们要加速改革,但是有些改革进入深水区的时候发现这个改革是不容易进行下去的,尤其是金融体制的改革,有谁能说我们现有的民间力量能够改变目前的金融体制?以前我们和银行,我们在座的各位能够到银行享受到他们宣传的VIP服务,你拿一块钱到银行存款的话我估计保安能给你赶出来。我们作为一个投资者,在这些银行是享受不到应有的服务,这就需要改革,但是大家知道中国的改革很难,尤其是金融体制的改革,政府改革遇到阻力的时候,就需要社会力量、民间力量来推动改革,通过推动金融体制的改革才能造福我们这些屌丝或者普通的老百姓。

  第三,深圳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三来一补”加工产业把中国的经济带上去了。三十年以后我们的制造业开始外迁,往非洲和不发达的地区外迁,中国经济下一步的动力在哪儿?在服务贸易和规则制定,但是我们目前在国际贸易规则制定上是没有太多发言权的,一直是遵守别人制定的规则,从来没有制定出自己的规则。互联网金融给我们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中国能不能发声,能不能制定出符合未来经济发展格局的贸易规则,这就是我们的使命。

  第四点,前段时间阿里巴巴的上市让我们很激动,我们在微信圈里说“马云上市跟我们有没有关系”?没有一毛钱关系,但又有关系,是因为电子商务短短几年的发展产生了世界级的企业,互联网金融有没有可能产生世界级的企业,一定有可能的,我讲监管的时候会跟大家分享,为什么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容忍度特别高,为什么?是政府在给企业机会,给企业做大做强做成世界级大企业的机会。

  从这几个角度来说,我们这几个行业,尤其像黄总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承担了历史使命,我们不是单纯放高利贷的,我们是真的帮助国家在实现中国梦的一个强烈的推动者。

  我跟很多企业家探讨时说过,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政策其实很早有了明确的指示,很多人说哪里有,哪个部门发的文?我说看事情不要看表象,十八大的政府工作报告已经明确了,我们在宣传时总是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我们只记住这几个字,但是我们研究的时候发现这个政府报告对互联网金融的几句话都是未来的发展方向。第一,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是国家层面、国家政府层面对这个行业的定性,促进发展,要健康的发展,也就是说我们要大胆去做,不要畏手畏脚。第二,扶持实体经济,给我们做了定性,我反复跟企业家们沟通的时候说过,你在做这个平台的时候你的钱是帮助了谁,我们不谈自融还是非自融,我们只谈你融的钱是不是回归到中小企业和实体经济。没有互联网金融的时候,传统的金融机构越是缺钱的从银行贷不了款,能贷款的大多是不缺钱的央企、国企,他们贷款以后再借给中小微企业,我们互联网金融恰恰实现资金的快速循环,能够真正把闲散的资金流入到真正需要钱的企业。监管的第二点就是你的资金流向到底用作什么,包括我们在探讨什么叫非法集资和非法吸储,如果你的钱流入了实体经济和企业,如果企业正常亏损和破产你还算不算是非法集资?第三,我认为国家层面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最主要的是最后一句话“不能发生系统性风险”,什么叫系统性风险?做一个平台或行业一旦出现风险,你的能力或者说你有没有钱给投资人垫付,保证投资人的权利。

  前几天我们联盟在北京召开了场闭门研讨,有个平台老总说,如果有三个人在我楼下要帐,我会赶紧把这三个人的钱退给他,如果有三百个人在你的办公室外面示威的时候你连下去送钱的机会都没有,中国最大的问题是维稳,不能堵路、上街、占“中环”。如果一个企业能保证你的投资人收到收益,能够得到收益且没有发生风险你就是一个好企业,你这个企业说的再好,办公场地再庞大,宣传的再高端,只要发生投资人维权的事件或者出现资金链断裂,那这个企业离死就不远了。

  很多人让我讲讲行业监管,或者说说在监管没落地前企业到底怎么做,我说只要坚持这两点,第一点你的资金流向是流到真实用钱的企业或个人,第二点出现问题能不能扛得住风险,只要做到这两点就要抓住黄金时期快速发展。我说的快速发展不是容量做到多大,几个亿到几十个亿,不是容量大,而是布局要迅速,顺应国家给你几年时间迅速做大做强,在国际贸易规则的制定上有发言权的使命。

  刚才我们说到中央层面,另外我想谈一下地方,北上广深包括内地我走过很多地方,我第一站是到了深圳,跟深圳金融办沟通的时候,我说深圳这么多平台、这么多跑路的,但是你们金融办的人不是很忙乱。他说,深圳是市场经济非常发达的地方,金融办只做两件事情,一加一减,出现一个新的企业在登记上增加一个企业,破产倒闭跑路的减去一个企业。我说你们“打非处”也很轻松,楼下没有示威打条幅的,他说深圳的投资人有两个特点:一是“火眼金睛”,能分辨出哪个平台是装出来的、哪个是做事的;二是 “千锤百炼”, 深圳的投资人经历了股市大跌,深圳的投资人有风险意识和抗风险能力,出现亏损以后他们不怨政府。

  在上海,上半年的时候有关部门要搞一次联合执法行动,对类似P2P的企业进行清查。这个事情后来被有关部门叫停了,为什么呢?你今天清查的企业有可能就是明年上海的阿里巴巴,当年马云到上海投资的时候我们没有留下,现在P2P在上海得益于迅速的发展,你今天扼杀的有可能是明天的上市企业。

  北京,首都是最讲政治的,跟一些领导沟通的时候讲,为人民服务的金融企业就是好企业,只要代表老百姓的利益,保证老百姓的投资权益,能够让他有合理回报的企业就是好企业。

  直辖市里还有一个天津,天津是在全国率先发布了《促进互联网健康发展指导意见》的城市,虽然做的不大,但在大量吸引北上广深的企业总部到天津,给予很大的政策扶持。

  重庆的例子,重庆金融办领导讲过一句话“阳光是最好的杀虫剂,在发展中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这句话我觉得意味深长,重庆的体量不是很大,但P2P发展的也算比较快,而且在一个相对比较封闭的内地地区提出这种观点值得我们去学习和深思的。

  从中央政府层面和几个经济发展比较快速的大城市,对于互联网金融或者对于P2P、对于我们这种企业的态度是很明确的,鼓励大家发展,所谓的监管只要不发生风险就行了。

  我想给大家打气,大胆的往前走,只要摸着良心做事,坚持诚信控制欲望,不拿别人的钱去买房、买游艇就可以去做。

  我抛出一句话,一个没有风控能力的非自融平台和一个有实际用途的自融平台的风险,到底哪个大?大家可以回去考虑。

  第三点,刚才说我们承担了很好的历史使命,这个行业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机会,但是现在在发展过程确实存在很多的问题。我们现在所谓的互联网金融,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我们未来的对我们最大的冲击或者说危机,假如说有一天互联网金融把金融互联网引爆了的话,我们目前企业的运营模式还有没有生存的空间?举个简单的例子,黄总做了汇通易贷,工商银行梅林分行也搞了你这样一个平台,你的业务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我们面临的优势是现在银行不太关注这一块,我们赚银行不想赚的钱,一旦银行想通了,你把银行逼到墙角革它的命的时候,中国所有的银行,境外银行进入中国为13亿中国市场做互联网金融的时候我们还有没有生存的空间?这是需要我们深思的地方。二是人才的匮乏,在深圳这个地区感触非常深,有几个朋友说好几个平台挖人去做总监,260万的年薪,这些成本最终转化成谁的成本?羊毛一定会出在羊身上,增加我们的成本,互联网金融的最大好处是降低融资成本,但是这些加起来反而增加了融资成本。所以未来在人才的培养供给上,尤其像我们这种机构或其他第三方服务机构能不能从这方面做抓手,大量培养培训专门的互联网金融人才,一方面为这些企业提供人才,另一方面加强互联网金融的研究和推广。我们这个行业要立足于世界。

  我为什么说互联网金融是中国命运的改变者?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互联网金融是可以改变中国的命运的,可以对我们的产业升级、经济转型起到很促进的作用,而且在中国我觉得只有中国互联网金融,没有互联网金融,所谓国外的模式到中国根本不好使。前天我在深圳电视台录节目也提到去担保化,是平台取得担保化,如果把产品去了担保没有人会投你。在中国政策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去担保化是平台本身不能提供担保,产品缺了担保绝对行不通。

  目前互联网金融在中国面临的劣势,媒体炒作和负面报道,我特别厌烦的是行业内某一家企业跑路了,很多老板微信圈转发谁谁谁跑路了,他跑了跟你有关系吗?如果十家里有三家跑了的话,那七家得饿死,因为老百姓不相信你。不要报道跑路,真正在中国跑路的公司我们研究一下它是不是P2P公司,我定义的它是伪P2P公司。如果我真正做一个信息中介,通过我把钱借给他,为什么跑路呢,起诉他就行了。跑路的不是P2P,真正跑路的不是P2P。媒体宣传的时候先把这个概念解决。

  刚才有专家讲互联网金融未来的发展,一个是创新、一个是风控。所谓的创新,创新一定要基于安全的创新,如果脱离了安全的基础,越创新破坏力越大。互联网金融的本质一定是金融,金融对于国家来说涉及到国家主权,对于老百姓来说,中国的老百姓解决了温饱的时候拿他的钱做理财和投资是在拿他的命,拿老百姓的命做投资,出去这个钱收不回来的话会有这么多人跟你去玩命。所以我们所有的创新、所有的流程都基于安全的前提。但是我们中国人或者说世界上所有人都存在一个问题,我们都有人性的弱点,都有人性贪婪的本质和道德的风险。我在北京讲过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如果桌子上放了十个亿的现金还跟你讲什么八荣八耻,直接买了机票就跑了。前几天我们讲四川的那个人,他跑路是正常的,不跑路是不正常的,从小吃不饱的人,突然账户上有上亿资金流动的时候谁不动心。人性贪婪和道德的风险是我们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

  怎么叫诚信?举两个小例子,有一家平台有一天晚上上线了,让我帮他看一下,结果说服务器打不开,我第二天问他,他说昨天晚上他办公室停电,因为你办公室停电连备用的电源或服务器都没有的话,如果投资者正在这儿交易呢,这个损失怎么算?这算诚信吗?如果说这个风控经理是在那个平台祸害了老板以后,你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请过来,他又害了投资者,这算诚信吗?一个老板花几十万买了一个平台做自融,安全吗?我们做P2P平台的时候,有人说你太虚了,什么叫诚信,我列出二十几条,做到了就是诚信,做不到就有想跑路的风险。

  我跟黄总是第三次见面,第一次见面是在粮食大厦的办公楼,黄总刚才讲“他只说他能做到的事情”,确实是这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说很多业务做不过来,我说你加人,他说不是所有想买他系统的时候他都卖。我们达成一个什么共识?我们所谓的P2P平台工具就是那套软件系统,一个怀着不良目的的人拿着钱买系统的时候要不要卖,我把这个系统比喻成刀,刀可以切西瓜,也可以杀人,如果他告诉你拿这把刀去街上砍人,你卖给他是不是从犯。黄总给我的概念,你来了以后先做风控,我说人家买系统你做什么风控,他说先做评估,如果他能做才把系统卖给他。如果我们做P2P的对所有借款者和投资人都能做到这一点的话,你说他不诚信吗?

  我想说的另一点是我们资产的处置,以前审查检查都很好,最后卖不了,在北京我劝退了好几个做P2P的,他们是知名大学毕业的,我说假如今天借你两万块钱明天不还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他想了半天没说话,你打不过我,黑社会你请不起,你用什么办法把钱催收回来。做这个行业敬畏的心态、资产的处置能力、逾期后的催收能力。能不能帮投资人把钱要回来交给投资人。中国的投资人是很知足的,一个平台出了问题,我投了十万,我跟黄总说十万不要了,利息也不要了,你给我八万就行,过几天说你给我五万。你只要不坑他,他就会跟着你走。

  今天给大家讲一堂哲学课,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到哪里?拥抱监管,合规经营,透明交易,诚信自律,如果能做到这十六个字,不管监管政策怎么变化,不管将来的文件怎么下,只要我们坚持这十六个字,我相信我们这个平台能做起来的。对有三年经验的,我们中国的监管部门才研究了多长时间,黄总在这个市场里摸爬滚打了三年多的时间,还不包括他以前做小贷的时候。所以中国的新兴行业监管和法律一定是倒挂的,我们的立法跟不上这个行业的发展,出了这个行业中国马上出台法律是不现实的,在监管和法律的空白期我们不能等、不能靠、不能要,所谓的政府对你的宽容,不管你就是最大的保护,什么各个地方出台的优惠政策,什么税收政策,哪个平台在乎这点税收优惠?企业最重要的是希望获得尊重,获得法律上的地位。投资人、借款人、中小微企业老板真的迎来了互联网金融的春天,最佳发展期,我们能不能抓住这个机遇,实现我们的中国梦,未来我们的互联网金融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路上一定会有我们浓重的一笔。

  为了实现我们的中国梦,我们的平台、我们的企业甚至我们的投资人一起努力,不管是汇通易贷,全国一千三四百家的平台携起手来,资源共享,一起发力,真正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谢谢。

  中国互联网金融诚信联盟秘书长袁善祥在深圳前海汇通集团论坛上的演讲

  (根据录音稿整理)
浏览 (895)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搜索
脚注信息

Powered By chinaiafe.org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国际金融人才教育协会秘书处

Add: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西路32号   

Tel:010-82502661  E-mail:chinaiafe@126.com